我要找:   年龄 岁   地区:      使用更多条件搜索     当前在线:0 人

饮酒……品人?

2017-05-26 15:51 作者:不飞流星 天气:雷阵雨 心情:开心 阅览次数:
一个从未醉过的男人,你当然不能说他不是男人,但肯定是一个打了折扣的男人。不是生理结构上,而是在一些男人必不可少的品性方面,有所欠缺。
       酒是雄性的饮品。所有关于英雄的传说中,酒都是必不可少的道具。男人不一定要很能喝,但一定要能醉。武二醉过,鲁智深醉过,就连梁山最面瓜的宋江,也曾大醉题诗,几年前,我匆匆经过在长江畔重建的浔阳楼,看一面墙宋江醉酒的故事,忽然就明白了宋江那么一个面瓜似的人物,怎么就能领袖群雄。人在醉了的时候,焕发的豪情和能量,都是不可揣测。
       金庸写英雄,所以也写酒。段誉和乔峰初遇,拼酒结下兄弟,乔峰和大宋的英雄断交,也是一番畅饮,摔碎了酒碗,大打出手。所有的信服、尊敬、英雄重英雄,都在一场酣醉中。
       “南乔峰,北慕容”,乔峰是汉子,慕容不是,可能就在于他们对酒的不同。慕容复未必没有酒量,但他是那种不肯醉的男人。他心里有江山社稷,有凌云壮志,有时时刻刻的算计。他不让自己醉,所以他终于没有真的朋友、真的兄弟和真的情爱。而关于段正淳和马夫人那一场床头小饮,我一直以为是金庸笔下最为旖旎奇诡的场景,英雄、美人、佳酿,往事、真情、蛇蝎心肠,一时纷现,不但惊心,而且动魄。若没有酒,没有好酒也好色的段正淳,哪里有这么漂亮的故事。
       男人因为酒而热血沸腾,因为酒而惺惺相惜,因为酒而纵情任性、爱人被爱、快意恩仇。
       醉酒的男人很容易被原谅。“十年一觉杨州梦,赢得青楼薄悻名”的杜牧,不被认为是流氓,多半也是因为“落魄江湖载酒行”。一个江湖浪子,挥不去的、深的寂寞,一掠而过的、浅浅的恋情,有谁会忍心苛责他呢?
       你知道为什么生意场上,酒永远是最好的人际润滑际?喝了酒的男人,是撕下了面具的男人。无论他是身家千万的成功人士,还是为隔夜粮愁的困窘父亲。他不再坚强,不再倔强,不再高不可攀,他胡言乱语,他手舞足蹈,他歌哭不定,他表现得像一个孩子。就是这样,醉酒的男人,最接近于一个赤子的状态。
       我们所知道的很多友谊。基本上,我倾向于相信,一个不肯醉于酒的男人,也不肯醉于情。无论是爱情,还是友情。永远不醉,永远提高警惕不让自己醉,其实是不肯让人窥视到自己最真实的一面。与小处算度过于精明的人相处,还是和一个豪爽粗拉、不大计较的人相处,完全不是一回事。
       我曾经和一些朋友们喝过一次酒。很多人醉了。其中的一位,一直都很陌生。在酒吧,他讲到高兴处,跑到酒吧歌手面前,邀酒吧歌手和他一起唱《野百合,有春天》。我从来不知道他能唱那么好的歌。他拍着手,微微摇摆着身体,分明就是一个大男孩。而不是平时我眼里功名路上的中年人。那晚之后,直到今天,我们仍然很陌生。彼此见面,很客气地点头。他一定已经忘记了醉酒的晚上。可是我记得。我因此对他多添了一点点信任。可能我们永远不会有机缘成为朋友,但是如果有机会,我愿意交这样的朋友。
       我绝对厌恶酗酒,同时,我也以一个年过半百人生阅历确信,如果一个男人从来不喝酒,无论面对谁都不醉,这个人就不能作朋友。连朋友都不能做,更别说比朋友更亲近的人了。